【作者号码】16

【选择的关键词】

キスしてくれないならこちらから|不吻过来的话我就吻过去吧

後ろから抱き締める|从后方拥入怀中

国境なんてひとっ飛びで|即使是国境线也瞬间飞跃

月を欲しがる子供みたいな|好像想要月亮的孩子一般

【下一棒选手号码】10

【说明】1、太无能所以写不明白,设定是(老梗的)室长快掉剑了。

2、还是太无能所以没写明白,这个是事后。

3、一堆老梗的结合;神神叨叨所以大概是OOC了。

4、不甜,也没肉,更没劲,浪费了关键词(诉求是尽量多用关键词结果也还没用几个),对不起群里的各位……



“我啊,以前的时候,挺喜欢月亮的。”

“嗯?”拉开窗帘的手顿住,宗像礼司不明所以地转头看向说话的人。据他所知,伏见猿比古这个人并不算坦率,但更加没有打着赋比兴说话的习惯。

“啊,这么说也不妥当吧。没准我只是更讨厌太阳。”伏见看上去是刚刚戴上眼镜,轻轻地调整着角度。谈论着窗外的月亮,眼神却直直地落在他身上。

“——但是即使是伏见君也会需要光,所以比较而言,倒是月亮好一点;稍微说过头一些,就好像是喜欢了。”宗像微笑着看着他的眼睛。

“……请不要自说自话。”……整个Scepter4大概也只有这个人能坦然地跟他对视并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了,宗像想,而且现在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露骨的厌烦,“需要光什么的……啧,胡说八道些什么。那我只好说了,无论是月亮还是太阳都十分讨厌,——现在的我。”

“是吗……那还真是遗憾。”宗像漫不经心地用一点也不遗憾的语气说着,转回头看向了窗外。今晚的月既非满月也非新月,大概是有大半个圆,虽然明亮却实在没有什么赞美的价值。“不过,现在的伏见君——那么以前的伏见君,是怎样的呢?”

“……是小孩子时候的事了。我说想要天上的月亮。”

“伏见君也有意外地可爱的一面呢。”语气仍是一点也不意外的。宗像有所自觉却也并不在意。

“所以说了是小孩子的时候的事了,天真得不得了。觉得既然看得到那就也拿得到。”

“那么——”问题问到一半,后背传来了人体的温度。虽然是背对着对方却也早就知道对方的动作,宗像也并没有感到意外;但而伏见从后面环住他的腰,把脑袋埋在他的背后。呼出的热气轻轻地熏在他的背上,即使是他也一阵起栗。

“室长,不觉得凉吗。月光太凉了。”伏见的声音闷闷地,不知是从耳廓还是透过脊骨传来,“——不过也许到现在都是。不试着全力跳起来去够,怎么也不肯承认是摸不到的。”

“……是小孩子的时候的事了。”换了宗像这么说。

背后传来了闷闷的笑声。“是啊,小时候的事。现在不会那么天真了。现在的我知道了,就算摸到了也不能怎样啊。”

“……这种话听来可真不像伏见君。”

“啊,大概是因为反正以后也不会有机会跟您说什么了。倒也不是非说不可,只不过……突然就觉得,学学您的样子说说没用的废话,也没什么不好。”

宗像不禁微笑起来。“伏见君说话真是让人火大。”

“那说的是您自己吧。那种让人弄不明白您的真意的说话方法……啧,想想就不爽。”

“是吗?”宗像朝后面偏了偏头,虽然角度太小还是不可能看到贴在他背后的伏见,“我一直以来都力图明确直接地表达呢……”

“那么只能说您的思路跟正常人差太多了。”伏见毫不客气地这样说,“要我说,从您那里取得出国办案的许可都比——”

“……跨越心之壁垒容易些,伏见君是想要这么说吗。”看伏见没有接下去的意思,宗像便替他完成了那个句子。想要说什么却不能坦率地说出口的分明是伏见那边。宗像无声地叹了口气,“那么大概是壁垒这边也——”

“没有什么需要办的案子。啊啊,我明白的。”伏见不耐烦地打断了他,“那边碧空如洗万里无云所以我没必要也没打算特别申请过去——但也,所以,我才火大得不行啊。”

“那就没办法了。因为伏见君太聪明能干了呢。”

“……您这么说我不是更没办法了吗,如果不是这样根本连得到室长大人的青睐都不可能——”

“伏见君。”打断了伏见的似乎开始有些激动的话语,宗像安然地微笑着,仰头望着遥远的月,“月亮真美呢。”

“……哈?您在说什么?”

“不,没什么。”宗像终于转过了身,看着露出疑惑表情的年轻人。果然这个年岁的孩子,已经不可能了解什么古旧的小说家的言论了。“我在说,伏见君,如果你还不打算吻我的话,我就来吻你了。”


END

评论(1)
热度(17)
© 猿礼ちゃん合わせ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