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作者号码】12

【选择的关键词】

後ろから抱き締める|从后方拥入怀中

流れ星を拾ったような出会いだった|那是仿如捡到流星一般的邂逅

まるで新婚生活みたい|简直像新婚生活一般(……

【下一棒选手号码】16

【食用注意事项】

 

>AU 狐狸伏见设定 大概是小妖怪这样 室长是人类

 

 

 

夏日的中夜时分,周遭渐渐凉下来。月如霜,卧于竹林间古旧得破损大半的青石路上,被繁茂枝叶割划碎裂的模样,倒真像是霜雪。伏见猿比古在其中深深浅浅地走着,忍不住拿木屐的长齿蹭了蹭石板边缘斑驳的残霜,月色沾染在屐齿上。

夜半荒林没有人声,只有风拂叶响,以及一些夜行生物的响动。木齿与石料相击的声音在此处大得出奇,又传得极远,听来骇人,引人想起些久远的异闻怪谈之类。伏见一身葡萄紫浴衣,暗金色腰带束得不太熟练,坠下不长不短的一段来。伏见没有执灯,今夜的月光眷顾他似的,一路映着他脚下。

行至林中一处水潭,伏见停下脚步,认真将袖子折好,蹲下身去掬水喝。潭中亦有月,被他一番动作撞碎,粼粼闪闪拢在他手心。潭水沁凉,掌中浮动的月影如碎冰般一瞬变幻出温度形状。

伏见喜欢这个小水塘,饮了水也不走,爬上水边光洁的大石头,坐在那儿仰着头看月亮。入夜的竹林少了鸟雀鸣叫,静谧而空旷。伏见手撑在后头,悬空的双腿不时晃着,屐面拍打足底声听来无序,又像按着什么不知名的音律。竹林在风中摇动,有细长竹叶翻卷着飘落水面,不停打圈儿。

那静夜中续断不定的节奏被一记沉闷的水声打断了。

“啊,掉进去了。”

伏见恶意地大力晃了晃如今毫无负担的左腿,弹一下舌,不情愿地滑下石头挽好衣服踏入水中捡木屐。

池水凉凉地盖住他裸露的小腿与手臂,伏见不算亲水,并不太愿意浸在水中。厌烦地将吸饱水的木屐拎在手里就急急走上来,回头竟发觉有生人在潭边驻足。

这个人很明显是在观察他。

因为风向以及近水的关系没有闻到他的气味,伏见不由焦躁起来,动物被人侵入领地时的本性让他觉得自己都要炸毛了。他扭转方向往离那人最远的岸边走,离了水便就地坐下,也不说话,闷声不响地时不时敲两下挂在食指上的沉重物什。

“我没有恶意。”那个人笑起来。”别害怕。”

“哈?”这副哄小猫小狗的语气是怎样?伏见瞥他一眼。

“宗像礼司。”他自我介绍道。

稍远离了水面,此时对面人的气味被伏见捕捉住。很好闻的味道、不——准确来说,是十分美味的味道。

“……伏见。”他颠了颠手上的碍事东西,看对方的眼神变得包含兴趣,仍没有要靠近的意思。

“名字?”

“并没有告知的必要吧。”

“在这般僻静的所在相遇,我认为是缘分呢。”宗像礼司笑着持灯朝他走近,或枯萎或新鲜的竹叶在他脚下发出混杂的响声。伏见被骤然接近的光源迷了眼睛,却也没禁住逐渐浓郁起来的可口人类气息的诱惑,伸出舌头舔了下唇角。

“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“闲步至此而已。”宗像感受到他些许过度的反应,将灯撤得远了些。他颇为意外道:”伏见君看起来不太高兴,这是你的地方么。”

此处与附近最近的人居也有相当距离,这人怎么不说自己是梦游来的。

但宗像身上的确只是普通人类的气息,并没有多余的灵力波动。伏见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没拆穿对方。他没好气地回答:”算是吧。”

“哦呀。冒昧闯入,真是失礼了。”宗像的歉意听上去轻飘飘地,并不怎么真切。”在下很快便离开,想必不会太过打扰。”

“不过在离去之前,有一件事想要问问伏见君。”

伏见盯着眼前如同流星一般霎时来去的自来熟先生,皱皱鼻尖,又舔了舔嘴角。

——要不要伸手抓住这颗星星呢?

 

“伏见君想同我一道走么?”

宗像手中的烛灯映照着他身形。靠得这样近,宗像的味道掩过了竹林清水泥土等一切气味。

刹那间伏见甚至觉得今夜的月色似乎也不比之前那般亮了。

伏见晃晃指尖的木屐,歪头朝着他笑。

“好啊。可我的鞋子湿啦,你背我走吗?”

“伏见君现出原形,我抱着你更方便。”宗像终于将视线锁定在他头顶。”耳朵和尾巴,在发现我的时候露出来了。”

”……请让我摸一下?”

 

“看来伏见君不愿接受我的提议呢。”宗像无奈地笑笑,转过身蹲下来。

索性将一双暂时无用的事物提在手上,由它合着宗像的脚步声咔哒咔哒。趴在宗像的脊背上,鼻子贴着对方露出的纤长脖颈,伏见用尾巴蹭了蹭宗像的手。

 

END

 


>补一下因为笔力不足没有写出来的设定

室长的确是普通人类 看出来伏见是小狐狸 但不知道伏见觉得他很好吃(……

惹祸上身啊室长(摸下巴

 

再补个小段子(有完没完

“伏见君,你忘记拿灯了。”

“我看得很清楚啊。你的四眼真是没用。”←夜视lv.max的小狐狸

“那我来做你的眼睛吧。”伏见压着笑贴住宗像的耳朵道。

(室长run!!!——

评论
热度(18)
© 猿礼ちゃん合わせ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