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作者ID】室长的爱马仕女靴(……)

 

【关键词】

 

八分钟温暖

 

【下位选手】伏见的增高鞋垫(不觉得和我的很有CP感么?一定是这样的吧wwwwww!)

 

【给出关键词】

 

如果声音不记得

背对背拥抱

电影

覆水难收

万圣节

无名的怪物

 

 

【注意】BE。BUG神马的发现了也不要告诉我www关键词隐藏得比较深(对不起其实是我不会写||||)……不知道引申义算不算呢?【。

 

 

 

 

——Are you still here?

 

Title:八分钟温暖

BGM:Egoist -《All alone with you》

 

整座城市漂浮在深海般的夜色中。车灯和霓虹被雨幕切割成形状不一的彩色玻璃,斑驳出深重的影。Scepter4深蓝色的制服在一片黯淡中格外抢眼。他在街上跌跌撞撞的跑,低着头,撞开如潮的人群,一句抱歉也来不及说。

突然停下来,站在江边眺望对岸矗立的建筑。其中最高的一栋楼楼顶,隐约可见几缕青色的光芒明明灭灭。只是隔着这样远的距离,自是看不出什么。

啧,糟糕透了!他在心里骂道。这该死的终端,怎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没电呢?

转过街角,粗暴的打开无人的电话亭跑进去。湿透的衣物贴在身上冷得彻骨。他不禁打了个寒战,觉得此刻浑身上下都不舒服透了。

这才发现镜片上也蒙了一层厚厚的水雾,也顾不上擦,索性将它摘下,抬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。

努力的在脑海里翻找着自己记得的所有号码。思索了一下对方接电话的可能性,拿起听筒。

“您好,您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,请核对后再拨。”

“啧……”

突然意识到自己拨错了号码,伏见咂咂嘴。将那些错误的记忆抛诸脑后。

也不知道现在的战况怎么样了。

他继续绞尽脑汁的搜索着。淡岛副长,秋山,道明寺……还有谁来着?

“嘟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“”

一连串的忙音灌入耳朵。

连试了好几个,得到的结果不出意料毫无例外。伏见懊恼地抓抓头发。可恶……非战斗人员的终端号码谁会记得啊!

他觉得自己此刻如坠深海。颤抖的手几乎握不住听筒,靠在背后的玻璃上,他无来由的觉得有些冷。

 

-------

 

如果要问宗像对伏见这个人的评价,得到的大概是这样一句话。

“伏见君啊?他可是个即便再不耐烦也不会比你先挂电话的好孩子呢。”

“不,关于这点……我觉得他是有这个心,但没这个胆。”

一旁的淡岛世理冷静地说道。

“……啧。”

当事人找不到理由反驳,只能发出这样的一声抗议。

“那么室长,关于这次需要处理的异能者的情报,都在这里了。”

无视不远处强烈的无缝哀怨的目光,淡岛恭敬的将一叠资料放在室长的办公桌上。

“嗯,谢谢你了,淡岛君。你先出去忙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轻轻关上门,空旷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两个人。

“好了,伏见君,你也去准备一下,一会跟我一起去现场吧。”宗像放开一直交叠的手,向后往椅背上一靠。注视着站在桌旁的伏见。

“室长,这次的异能者……似乎是很危险的家伙呢。”

“所以呢?”

“……保护好自己,也是作为一个王的责任之一吧?”

“我能理解为伏见君是在为我担心么?”宗像勾起唇角,“虽然我很开心不过,把棘手的工作全部扔给下属,可不是一个称职的王呢。”

“啧……您听起来真是一点都不怕死呢。”

“怎么了,伏见君,就这么想让我死?”宗像的声音没什么起伏,眼底却带着莫名的笑意。

“不……”有些别扭的别开目光,“只是觉得这样有点无趣。”

“无趣?”

“没什么,那我先告退了。”

 

说不出是什么感觉,但总归和自己第一次站在这个人面前时的感觉是一样的。

如果尊先生是一头沉睡的狮子,那么宗像无疑是一匹丝毫不掩饰浑身戾气的狼。

——只是从高处俯视,与下属保持距离不为感情所动。

——不就是这样的吗?仅此而已。

 

后来宗像的确没有在那次任务中发生什么意外。只是,当那个人带着一脸从容,从满是鲜血的修罗场中踏出来的时候,他第一次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恍如隔世。

“真遗憾呢,伏见君。”

说出的话永远云淡风轻。映入眼帘的笑容无懈可击,仿佛全世界都没有资格停驻在那双骄傲的瞳中。

伏见发现自己从未了解过宗像礼司。

 

-------

 

第七次拨下那个号码。脑子一片空白,以至于电话接通的瞬间,伏见深深的怀疑自己是在做梦。

对面仍然是个不带任何情绪的成熟女声,却多了那么些许温度。他在心里无来由的就松了口气。

“喂,副长——是我。伏见。”

“是的。呃……不,是终端突然没电了。”

“嗯我知道。啧……都说是终端没电了啊!”

“知道了……啧真麻烦……”

“……不,没说什么。”

“没事就好。是……那么,就这样。”

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个什么心情,他挂上电话。

手指百无聊赖的敲打着电话顶端,他思索了一会,又按下几个数字。

冰冷的女声不断地提醒着残酷的事实:“您好,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,请核对后再拨。Sorry,the number you.....”

他朝稀薄的空气中吐出一口绵长的白雾。身体顺势滑下来,靠坐在电话亭一隅,在地上晕出一块浓重的水渍。

究竟是为什么才察觉到了呢。

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察觉到的呢。

不……并不是察觉不到吧。

只是无论如何,都不想承认罢了。

 

-------

 

从餐馆里走出来伏见顿时一阵头晕目眩。跟八田美咲一闹便是好几个小时,室内的暖气吹得他头脑发胀,这会回过神来倒是全数发作。热不可耐的扯下围巾,也不管外面还下着雨便走了出去。

冰冷的雨滴落在脸上时他总算感到些许清醒。他边朝街上走边考虑如何回去。不过,一切七七八八的思绪都在看清不远处路灯下站着的人影时,瞬间归入了空白。

那一刻,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:这下糟了。

他在这里站了多久?从自己离开到现在的这么长的时间里,难道他一直……

如果伏见知道良心长在什么位置,此刻他还真想去摸一摸,看它是否还健在。

随即又否定一般的摇了摇头。不不不不……把他晾着不管的又不止自己一个人。自己再怎么说也陪他玩了一段,那些家伙的理由怎么看都比自己要拙劣多了啊!

脑中飞快闪过无数个念头的同时却没有停止前进。直到惊觉那人就在眼前,他迅速刹车。朦胧的路灯光下宗像撑伞站得笔直,看不出任何端倪。

伏见试探性的开口道:“室、室长?原来您没走啊……”

宗像没有说话,看起来有些湿漉漉的眸子里带着难以言说的笑意盯着他不放。伏见被他看得心里发毛,站在几米之外好半天不敢挪步。

正在他以为是雨声太大以至于对方没听清楚时,那边宗像的声音悠悠的飘过来,混着有些喧闹的空气,内容几乎让他下巴砸地:“我在等你哦,伏见君。”

“……哈?!”

“你这样淋雨是会感冒的,伏见君。”

他朝伏见走过来。没近几步便是浓重的酒气扑鼻,伏见下意识要后退,无奈已被一只手握住手肘,躲避不得。只好偏过脸去。

“啧……你到底喝了多少酒?”

“唔我想想,你走了以后,因为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所以……”

他满脸认真的解释在伏见看来无异于插入软肋的匕。他支支吾吾道:“室长,我……”

“我都看到了,伏见君。”宗像的声音还是一贯的波澜不惊,“刚刚那个小服务生,是周防那边的孩子吧?”

……果然是生气了吗!

那时的伏见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,几乎条件反射的踮起脚,一把拦过对方的后脑,将那人即将抑或在酝酿的话语通通堵回去。发烫的唇舌与自己的冰冷形成强烈反差。酒精的味道充斥鼻腔咽喉,刺激得他难受,却依然固执地不肯松口。

对方显然是错愕了,伞一脱手掉落在地上,打了几个旋后停留在路中间。

也不知道这个吻持续了多久。二人唇齿分离的瞬间,伏见只觉得自己从窒息的边缘又活了过来。

抬头看了一眼宗像,也和他一样在喘着气,只是当对方抬起眼与自己四目相对,灰蓝色的瞳又不争气的望向了别处。

“这算是补偿?”宗像似笑非笑的看着他。

“啧……才不是。”

“那么我要补偿。”

“诶?!”

一秒意识到这句话意思的伏见心里暗叫不好。无奈深知自家上司的性子,在这样的时候表露出任何不满无异于自掘坟墓。于是扯出一个笑。“室长,你喝多了,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吧。”回去之后,也许再找一个借口开溜为好?

“伏见君,我没醉。”

“请不要说这种连脚趾头都不相信的话。”

他从地上捡起掉落一边的伞,塞在大概已经迷迷糊糊的宗像手里。对方掌心的温度不似自己的冰凉,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。他忍不住多握了一会。

这样的天气还真是冷透了呢……伏见想。

“走吧。”

“伏见……唔……”

“好啦好啦我知道啦……清你好好走路啦室长!”

 

伏见这才发现,他记得关于宗像礼司的一切,一切的细节,都深深烙印在他的心里脑里,历历在目。却独独忘了自己当时的心情。

过眼的风景形形色色。可惜行路匆匆,又有谁肯停下来多看一眼呢。

有些不甘心的回过身,戴好眼镜,透过雨幕窥视的世界模糊得不真实。


他推开门。夜色朦胧中,他差点以为又看见了那个在门外撑着伞微笑的人。

 

Fin.

 

大家好,这里是很贵的爱马仕女靴君(甩发)。

似乎选择了看起来最悲伤的那个关键词……于是它顺理成章的……BE了(战友们请原谅我QAQ!)。

然后我觉得有几个地方要解释一下……因为这是想到哪写到哪的东西,我自己写的也比较乱,也许还有很多东西来不及表现出来。某种意义上,简直就是充满着作者恶趣味的东西呢www。

首先是情节问题。其实梳理起来很简单: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遇到终端没电的小伏见,因为担心队友那边的状况找了个公用电话亭打电话,后来打着打着触景生情回想起一些往事……这样。

写之前特地百度了一下八分钟温暖,然后看到了这样一段话:

你听说过么?如果太阳此刻熄灭光芒,地球上的人要八分钟后才会知道。太阳熄灭光芒后的这八分钟,其实和往常一样温暖。所有人都不会察觉它的虚幻。总有一天,一切都会成为过往。转身回望,彼此朝相反的方向走出的距离那么漫长。但心中不再有激烈的情感,只是用温柔的语言描摹悲伤,用暖色的眼瞳注视过往。

不想再让任何人死去的心情,其实小伏见跟当年的室长是一样的。只不过室长为了大义选择了死(没错其实是掉剑……虽然我没写到_(:з)∠)_),而伏见选择了留下来继续守护青组。

伏见对室长并非是没有感情的,这个别扭的小孩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。所以他选择了最简单的方式——记住。也正是因为记得太深,一切历历在目仿佛还是不久之前的事情,才会错觉那人从未离开过。

那么以上w,祝各位食用愉快(并不愉快)。


标签:猿礼 K

 

评论
热度(15)
© 猿礼ちゃん合わせ!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