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里是迟到了两小时的作业,智商土下座了。

 【作者ID】道明寺的智商

【下一位作者】室长的茶具,我的爱意请好好感受一下….!

【下一次的关键词】:

苦杏仁味的亲吻

玫瑰与夜莺

圆周率

三行情诗

假条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美术馆里的阴冷让他浑身一颤。像报告上说的那样——尸体像人鱼一样被从中间切开,绝望的姿势像搁浅的、极力想回到海里人鱼。

“这是什么恶趣味。”伏见略微秉着气。血味和锈味一样让人不爽。

“唔…大概是杀人者的什么深意吧。”宗像说着,像是来了兴趣一样绕到了房间的另一头,“都是一样自大,不是么。杀人者和艺术家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以上都是脑洞,咳咳,下面才是正文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刚刚入夏,阳光直射的地方草色嫩绿,满满的都是生命的气息。比S4更安静的庭院里却完全没有严肃的气氛,光线柔和,简直让人昏昏欲睡。

 

伏见站在走廊的阴影里,抑制住自己蹬掉靴子想去草坪上躺着的冲动。光线有点刺眼,他转身面对室内。光线昏暗,眼睛朦朦胧胧的一下子看不清东西。他向着展厅里走了两步。

 

面对展柜里挂着的巨幅拼图,他深深地呼了一口气,抿着嘴什么也没说。

 

竟然会有人搞这么无聊的展览。真的会有人来看嘛?拼图这种东西,除了磨人耐心,根本没有任何用处。说起来也不过就是打印品——论构图没有任何创意,说色彩也没有特别出彩之处。除了那种工作闲到无聊的人,不,应该说,除了那个工作闲到无聊的人,谁会花几天几夜的时间,来拼真人大小的拼图啊。

 

….就算拼了,没完全没必要放出来展览吧?!

 

“啧。”最后还是没忍住。“所以说,我为什么要来看这种展览啊?”

 

面前的人似乎笑了笑,“伏见君难道更想呆在办公室工作吗?”

 

“…也不是。”伏见转身去看挂在靠窗墙上的另一幅拼图。那是一幅小小的拼图,按照他的评判标准来说,不过是平庸之作。画面上是冬天,植物上覆盖着厚厚的白雪;道场里有小小的剑士在列队训练。他盯着其中一个戴眼镜的人物看了很久,然后觉得画面有些熟悉。

 

“啧…这不是那副嘛。那天我在茶室里看到过。”他其实大概能回想起那个懒洋洋的下午,他竟然在宗像的茶室里晕晕乎乎地睡着了,对方也没有叫醒他,任他做了一个充斥着抹茶苦味的暖呼呼的梦。那时茶室的地板上,铺着的正是这一幅拼图,不过还差一点没有完成。

 

后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完成的呢…他不知道,也不想问。总之最后竟然在储藏室里找到了装裱起来的拼图,倒是让他吃了一惊。

 

“唔,这种天气…出来逛逛倒是挺合适的,不是吗。”他听见身后那个人说,语气倒是一如既往地带着一点说教气。

 

“啧…总之大概比呆在办公室好点。”伏见不情不愿地承认了,“不过,比来美术馆看拼图更合适的事情更多,室长这种老年人的爱好——”

 

他回头看那个人,坐在办公桌后面,双手交叠着架在面孔前方,眼睛里还是那种似有似无的笑意。伏见的印象里,宗像倒是有一大半时间是这种表情,似有似无的游刃有余。“….所以说,别用这种看小孩的眼神看着我啊!”

 

没等对方答话,伏见绕回之前的话题,下定决心这次要一口气说完。“总之,这种展览,真的有人要来看吗?!拼图到底有什么好看的。你看——”

 

你看,整个展厅,除了我也就没别人了啊。

 

说实在的,我也搞不清为什么我每年都来。

 

伏见扯住自己的领口,忽然喘不上气来。啊,对了。一下子噎住说不出话来,他在心里补全——会花几天几夜去拼真人大小拼图的无聊人士,算我一个。

 

他对面的人还在对着他笑。伏见把手伸到冰凉的玻璃上,指尖的冰凉像是在嘲笑他的病态。整个美术馆里只有他轻轻的自嘲声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后...

【选择的关键词】

美术馆 

庭院(只出现了一次)

绝望 

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’s day(室长…和夏天的美一样,只要人类还存在,就…..)

 

请不要打我,再打我道明寺就没有智商了嗷……

 

评论(2)
热度(22)
© 猿礼ちゃん合わせ! | Powered by LOFTER